滨海卡梅尔定格在诗情画意中
分类:澳门银河国际 热度:

  北纬36度,西经121度,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中海岸坐落着一座世外桃源般的小镇。它美得恰到好处,不多一分影,不少一线光。一个世纪以来,艺术名家在这里流连忘返,乃至驻足长居。它就是被誉为“文化温床”的滨海卡梅尔(Carmel-by-the-Sea)。

  凭海临风,松涛阵阵,岩石嶙峋,加州中海岸的滨海卡梅尔拥有波澜壮阔的风景线。 Chris Leipelt 摄

  卡梅尔位于加州蒙特雷市(Monterey),旧金山以南190公里,洛杉矶以北530公里。若说久负盛名的一号公路(Highway One)是美国西海岸一道清丽的风景线,那卡梅尔就是这道风景线上光彩夺目的钻石。

  从旧金山驱车一路向南,途经圣塔克鲁兹(Santa Cruz)、玛丽娜(Marina)、蒙特雷,再从风景绝美的17英里(17Mile)驶入卡梅尔,整个车程约为两小时。一边碧海蓝天,一边群峦叠翠,一号公路多样性的景观令众多自驾游爱好者推崇备至,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评为“一生中不可错过的50个景点之一”。尤其是从17英里至卡梅尔这一段,车道虽不宽,但透过苍劲的松柏,太平洋时而碧波荡漾时而热情咆哮的壮阔风光尽收眼底。

  加州本是印第安人聚居地,1769年成为西班牙殖民地后,一些欧洲人便来到卡梅尔定居。20世纪初,开发商卡梅尔发展公司和合伙人看中这里秀美的山地和壮丽的海岸线,开始大规模开发,将其打造为滨海小镇,并大力保护和留存了那些独有的自然元素。

  走进卡梅尔仿佛步入童话世界。街道多为正南正北,虽不宽敞但规划得足够整齐,街边处处绽放芬芳的花儿。主街海洋大道两侧是各具特色的民居、艺术画廊和精品店。钻进任何一条小道,都会有惊喜——波西米亚、地中海、英式风格的建筑静静伫立,见证着小镇多元的发展历程。在这里,建筑爱好者可以尽情地迷失方向。

  卡梅尔最早的建筑,要数位于里约路和拉苏恩路交叉口的卡梅尔教堂,由传教士朱尼珀洛·塞拉(Junipero Serra)建于1771年。整座教堂为米黄色石造建筑,由于年头久远,外部穹顶已裸露出灰色。当年塞拉修建教堂是为让当地印第安土著皈依基督,现在除了集会、洗礼,也有不少人选择在这里举行婚礼。

  20世纪初,尤其是1906年旧金山大地震后,很多波西米亚艺术家来到卡梅尔避难,这一时期小镇的建筑装饰充满波西米亚风。1924年,农场主休·康斯托克(Hugh Comstock)在卡梅尔结识了他后来的妻子,为了展示妻子设计的玩偶,他决定亲自建造房屋。受英国著名插画家亚瑟·拉克姆(Arthur Rackham)影响,康斯托克小屋建有卷檐、圆角门和不对称的石头烟囱,如童话般梦幻。卡梅尔至今保留着21座他创造的小房子,其中尤以塔克盒(Tuck Box)为代表,它本是康斯托克的办公室,现在是家礼品店。

  卡梅尔开发至今已有百年,人口近5000人,在很多细节上仍坚守着传统。比如整个小镇没有门牌号和信箱,住址要靠某某街第几栋房子或路与路的交叉口来辨别,信件和快递由中心邮局统一代收,居民须前往自取。这是小镇建造者为避免城市化而特意设计的,正是这个原因,卡梅尔也没有路灯、广告牌和停车计时表。

  小镇包括卡梅尔山谷和高地,地势崎岖,穿高跟鞋行走很易跌倒。早在1963年,小镇就明令禁止穿鞋跟超过2英寸(约5厘米)的高跟鞋外出,因此外来客想要踩着高跟鞋在小镇游逛,需先获得市政府的许可证。

  这些看似不够时髦的传统非但没有减弱卡梅尔的魅力,反而让它在一众小镇中脱颖而出。在这里古典和现代和谐交织:既有自营的古着店,也有时尚的花园购物广场;既有迷人的院落和通幽小径,也有设计新潮的文化中心。你可以徜徉在风格各异的艺术画廊,静静品味古往今来的佳作,或是去开放的画室与当地艺术家互动交流;可以在充满波西米亚风的餐馆品尝美味佳肴(卡梅尔没有快餐店),或是到独具格调的酒馆小酌一杯中海岸最好的葡萄酒。

  10月到此,正赶上小镇一年一度的贵宾犬游行,来自全国各地的贵宾犬被主人精心打扮“走秀”。小狗的形态、穿着和发型大都跟主人保持同样风格,在主人牵引下,有些像害羞的小姑娘,躲在主人脚边徐徐前行,有些神情自若,看似是非常有经验的老手,还有些新秀走到一半就被围观群众怔住,停在原地不知所措,让人忍俊不禁。游行只是形式,举办活动的主要目的是募集善款用于救助其它贵宾犬。

  哼着小曲儿,踩着平底鞋,不定目标随意溜达。傍晚时分来到卡梅尔沙滩,在海洋和陆地的最美连接处看一场浪漫的日落,给心灵放个假。

  康斯托克系列小屋是卡梅尔的一大亮点,房间一角摆满彩色玻璃饰品和动物雕刻,仿佛步入童话世界。

  卡梅尔的魅力不仅在美丽的海岸风光,更在于这里的文人逸事以及所孕育的沁人心脾的艺术气息。

  自20世纪初起,卡梅尔不断吸引寻光而来的艺术精英来此定居。他们用笔头、画笔、凿子和镜头,以自己的方式记录下这片土地澎湃的海水、苍劲的松柏、微风拂过的沙滩和醉人的夕阳,创作出大量传世佳作。

  好莱坞巨星兼导演克林特·伊斯特伍德(Clint Eastwood)一向以硬汉形象著称,但也难抗拒卡梅尔的“柔情”,他不仅在此置产居住拍摄电影,1986年更是以72.5%的得票率成功当选为卡梅尔的镇长,跻身“影星政客”行列。在任期间,他大力呼吁保护卡梅尔的自然风景和野生动物,减少过度商业开发。虽执政不过两年,却为小镇做出不小贡献,当然也积累了很高的名气。

  对中国游客而言,卡梅尔的吸引力还在于,它是国画大师张大千旅居长达10余年的地方。

  早在1968年张大千在旧金山治眼疾时,曾到卡梅尔观光旅行,深为这里的景观与诗意气息吸引,遂在著名的17英里不远处购买了一幢小别墅,题名“可以居”。“可以居”出自中国画论“山有可望者、可游者、可居者”,是北宋画家郭熙对画作境界的解析:好的画作应该是让人不仅看着感兴趣,而且想去游玩,更高境界是让人一看就想搬家去住。从这点可以揣测,卡梅尔不仅是张大千想要居住的地方,同时也希望在此能创作出“可以居”的画作。1971年,大师又在“可以居”邻近处修建一座橘红色别墅,自题斋名“环荜盦”。“筚路蓝缕,以启山林”,想必也是借此激励自己达到丹青人生的革故鼎新吧。

  此行遗憾的是,我未能寻到张大千的故居。后查阅当年他与友人的书信资料得以了解卡梅尔对其艺术生涯的意义:正是在这里,大师对中国山水画的泼墨技法进行创新,创造出泼彩新技法,完成了他艺术生涯的重大转折。

  沿着海洋大道开车向前,视野被一座独特的石头别墅吸引,这里是美国诗人罗宾逊·杰弗斯(Robinson Jeffers)的故居。杰弗斯因其诗歌充满厌世情结、不相信人性、认为人类文明将灭亡,而成为20世纪最受争议的诗人。但就是这样一位痛斥文明社会的厌世诗人,却被卡梅尔的海岸线深深震撼,还亲手在这里建造了居所,抒写了传奇的爱情故事。

  1914年杰弗斯和妻子尤娜来到卡梅尔,“当驿站马车从蒙特雷攀上山顶,我们透过松林海雾俯瞰卡梅尔湾。显然,我们来到了一块人迹罕至的圣地。”

  诗人以英式建筑风格为蓝本,敲凿海边的花岗岩建起一座石屋(Tor House),1919年又动工建造了一座古堡式塔楼——鹰塔(Hawk Tower)。鹰塔高12米,由诗人一石一石垒砌,历时5年才完工。它是诗人献给爱妻的礼物,足见用情之深。进入石屋和鹰塔,其内部布局简单而精致,斯人已逝,但布置并未做多大变动,依然能感受到当时四口之家的温馨。

  卡梅尔自1993年起每年举办美术节,令各地的绘画爱好者一展身手。Hires 摄

  杰弗斯的居所还充满国际化元素,不论是石屋、鹰塔还是院落都体现出诗人的小巧思:墙上砌饰着诗人游历世界收集的宝贝,比如北京寺庙的瓦片、长城的石头、夏威夷基拉韦厄火山喷出的熔岩、吴哥窟的石头、意大利的瓷砖、爱尔兰的卵石,等等。花园里百花争艳,一花一木都是杰弗斯亲手种植的。

  诗人选择在卡梅尔定居,与他不愿深陷烦嚣向往海洋的诉求不谋而合,亲手建造傲然独立的鹰塔,恰是他厌世情结的体现。杰弗斯久居于此直至与世长辞,写下《这个海岸哭出来的悲剧》等拷问人性的诗篇。如今石屋和鹰塔已被列入美国国家史迹名录,对公众开放。了解了杰弗斯的故事后再去欣赏,一定会有更深的体会。

  小镇民居以石质、木质建筑为主,风格迥异,处处可见依顺树木花草自然形态的园艺设计。

  我曾两次探访卡梅尔,每次都有不同的体验。正如其门户网站所言,卡梅尔是一颗“多面又稀有的钻石”,百年沉淀的艺术氛围与海岸风光相得益彰,彼此映衬。卡梅尔,每一幅画作都是一篇故事,每一篇诗歌都蕴含着力量。

上一篇:塞班岛南部观光 半日游 全岛酒店接送 中文导游 下一篇: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